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看守所被辱记
看守所被辱记
今天又我搞定了一个100多万的订单,送客户回到酒店后,我的心情特别好,加上是周末,我决定也在酒店
开一房间,叫上老婆和堂弟来搞一次3p,爽一爽。自从第一次和我堂弟把我老婆灌醉玩过3P后,我们就一发不
可收拾,隔三差五地就聚在一起干我老婆。我老婆经过我们的调教后,也很配合,什么口交、射颜、SM等她都接
受,就是一点,不让我们与她肛交,她说脏,我们也就算了,她能做到这个份上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给我老婆和堂弟打完电话后,我就泡在浴缸里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因为呆会我得让我老婆吸我的小弟弟。等我
洗完澡,躺在床上大约看了十分钟电视,我老婆和堂弟就相拥着进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因为还
是下午,所以我堂弟是一身运动服,他是体育教师,这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已经讲过。我老婆则是一身浅灰色的职业
套装,化着淡妆显得精明干练。他们一进房间,我堂弟只向我点了一下头,就迫不及待的把我老婆抱住把她的裙子
往上撩,露出我老婆那个穿着丁字裤和连裤袜的大肥屁股。我老婆也很快进入了状态,把头埋在堂弟怀里,一个大
屁股左右扭动,我估计他们刚才在路上已经搞了半场了。看到我老婆的光屁股,我从来都是把持不住的,我也顾不
得自己没穿衣服,冲上前去狠狠地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打了一巴掌,我老婆挨了一巴掌后,马上转过身来,她看到我
没穿衣服后,就弯下腰去含住了我的小弟吸起来。

「哦,真爽,用力吸,骚货!」我被我老婆吸得很是兴奋。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地把鸡巴往她喉咙里捅去。

堂弟也没闲着,他在我老婆后面把她的袜子和内裤剥到膝盖下面,就蹲在我老婆撅起的屁股下面舔起来。

「啊!堂弟你在后头干什么,哦,我受不了了,我的下面痒啊,快进来,快,我受不了」。我老婆被堂弟舔得
直乱叫,连我的鸡巴也忘了吸,为了寻找刺激,把她那个粘乎乎的下身用力地往堂弟脸上蹭,把他脸上沾满了淫水。

「好了,别逗你嫂子了,我们先玩一个回合吧,今天我们有一晚上呢!」我看到老婆发浪的样子,决定先满足
她一次。以前我们玩3P都是这样,先狠狠地干一次,再慢慢玩,每次都要把我老婆搞出几次高潮,三个人成一堆
烂泥才算完。

「好,老规矩,我的玩意比你的大,我干后面,你干前面!」堂弟说完就端起他的鸡巴长驱直入了。

我老婆「嗷」地叫了一声就面带桃花地享受起来,我却不着急,先把我老婆的上衣全部脱光,一手捏住她一只
奶头,轻轻地揉起来。我老婆受到双重的刺激,兴奋得张大了嘴,只出粗气,这样我才不急不慢地把我的小弟弟塞
到她嘴里。

现在我们的姿势就成了顶级片里那种典型的3P模式了,堂弟在后面,我在前面,同时插着我老婆的两张嘴,
把她搞得只有「嗯嗯」哼的份。

大约二十分钟后,我看到我老婆突然眼睛睁得很大,脸色也变得潮红,全身好象痉挛似的,我就知道她要到高
潮了,必竟和我老婆有十年的性史了,这点我还是很清楚。我向堂弟使了个眼色,他也心神领会,因为我们至少在
一起干过50次以上了,他也很清楚我老婆的生理特征。只见堂弟两手抓住我老婆的两个屁股蛋,卯足力气发起了
冲刺,我老婆也很配合,把屁股尽最大的力气往后迎合堂弟,好让他插得更深入些,上面的嘴也更卖力地吸我的小
弟弟,她想让我们三人同时到达高潮。在堂弟插了三、四十下后,终于在我老婆的一声极其淫荡地笑声中,我们一
起到达了高潮,堂弟在我老婆的阴户里射了,我则在我老婆的嘴里射了。

正在我往我老婆脸上擦我的小弟弟上残余的精液,堂弟在闭着眼享受我老婆阴道高潮后的收缩时,一道闪光亮
过,我们的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四个人,其中一个还拿着个相机拍了我们刚才淫乱的镜头。等我们反应过来去
拿衣服时,才发现衣服也不见了,这下我们都傻眼了看着这四个不速之客,呆若木鸡。最可怜的是我老婆,她一丝
不挂地站在四个陌生男人面前,嘴角和脸上布满了我的精液,下身的毛湿得一塌糊涂,还在嘀嘀嗒嗒地往下滴着堂
弟的精液,她由于过度惊吓,都忘了用手捂住要紧的地方,又让他们给拍了几张照片。

「很快活嘛,连门都不关,胆大包天啊!」四个人中的一个秃头说话了。

原来是堂弟他们进来时把门没关紧,而我们又都太性急了,只顾着玩,这下脸可丢大了,如果只有我和我老婆
倒无所谓,反正是夫妻,现在堂弟也在这里就说不清楚了,可以说是淫乱。

「怎么了,现在怎么不叫了,你们刚才不是叫得很大声的吗?」秃头说着走到我老婆面前,抓住她的奶子就揉
起来。

「干什么?你们是谁啊?我要报警了!」看到我老婆遭到污辱,我终于反应过来,大声叫到。

「你以为我们是谁啊,混混吗?大黑,告诉他们我们是干什么的。」秃子头都没抬,继续搓弄我老婆的奶子,
我老婆害怕得浑身发抖,却也不敢乱动,平常很敏感的奶头怎么也没被揉硬起来,她的两只手护着自己的阴部,眼
睛怯怯地看着秃子,不知道他们要干些什么。

「我们是这个区看守所的警察,专门抓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狗男女。」站在我旁边的一个至少有1米85,1
00公斤的黑大个发话了。

知道他们是警察后我是又喜又悲,喜的是他们不是混混,大不了罚点钱了事,悲的是我老婆的学校的老师,如
果被他们闹到学校就很麻烦。

「那好,既然被你们看到了,我就认罚吧。」我只好退钱消灾了。

秃子好象对我老婆的奶子已经玩够了,他的手已经在抓捏我老婆的屁股。我老婆尽管不愿意,但出于生理本能
的反应,她已经被玩弄得脸蛋潮红,奶头勃起,下面又开始流淫水了,嘴里还不断放出呻吟声。

「认罚?恐怕没那么容易,刚才我们也看了你们的证件,这女的可是人民教师,你们得跟我们去看守所一趟,
现在你们谁也别穿衣,我还得照点照片留作证据。」秃子松开我老婆的屁股,把她一把推到床上躺下,然后把她的
双腿分开,露出我老婆被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搅得稀里糊涂的阴户,让一个拿着相机的瘦高个拍照。

等把我老婆照完后,他们又让我和堂弟赤条条地躺在我老婆身边,让他们照了很多照片。我和堂弟落到这地步
也没办法,只好任由他们摆布。

「好了,证据取完了,让他们穿上衣服吧,但是身份证件得留下来,骚货,闭上眼睛干嘛,起来穿衣!」秃子
说完扯了扯我老婆的阴毛。

听到可以穿衣了,我老婆第一个站了起来,去找她的内衣内裤,但是秃子拿着她的内衣裤就是不给她,让我老
婆光着身子直接穿上套装,勃起的奶头在薄薄的套装上看得一清二楚。

穿好衣服后,我们三个就被他们带着出去了,在酒店里有很多人看着我老婆套装下勃起的奶头,羞得我老婆低
着头直往外冲。酒店外停着一辆警车,我和堂弟被三个警察押着坐在后面的关押犯人的地方,秃子则押着我老婆坐
在前面,我们之间隔着一个铁丝网。车子开动后,秃子就抱住我老婆开始乱摸一气,我老婆也没办法反抗,只是一
个劲的叫,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痛苦。我们被他们抓住把柄在手里,也只好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敢怒不敢言了。

十多分钟后,车到了看守所,我们被押着进了一个大约100平方米的房间,房间里有很多椅子,好象是一个
小型的会议室。

「好了,说句实话,其实你们这种事本来罚点钱也就算了。」秃子开始发话了,看来他是这里的头。「但是我
们这里每个月都有一个固定的节目,需要两个女人的参与,所以就把你们全都带过来了。是这样的,我们这里关押
了很多犯人,他们也是有性需要的,出于人道的考虑,我们每个月就让两个女人给我们的犯人表演节目,犯人们也
轮着来参加节目,解决他们的一点生理需要。具体情况是我们挑选二十个犯人,然后安排两个女人比赛几个项目,
在比赛之前由犯人们自己选择认为会赢的女人填好单子,最后填对赢方的犯人就可以轮奸输了的女人。所以等会就
没你们两个男人的事,这位女教师就得努力了,输了可要被轮奸的哦。

还有一点就是等会玩游戏的时候,女的要绝对服从我们的安排,如果有任何异议,就要被这二十个犯人轮奸,
所以等会如果表现出不愿意言行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了秃子的话,我老婆吓得浑着发抖,被人轮奸她可重来没经历过。

「瘦子,你赶快把上次我们抓住的那个在行政机关工作的骚货调过来。黑大个,你就去提二十个犯人来。等人
到齐了我们就开始游戏。」秃子开始吩咐。

很快的,黑大个就领了二十个剃了光头的犯人进来了,并安排他们坐好。那二十个犯人看到我老婆,都睁着一
双色迷迷的眼睛把我老婆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透,最后都不约而同的停在我老婆的奶子上,那两个奶子因为没戴乳罩
显得格外醒目。

「这娘们好啊,屁股够大,玩起来肯定爽。」犯人们开始议论起来。我老婆虽然穿了衣服,但在他们眼里跟脱
光了没什么两样。

等了一会后,瘦子带了一个女人进来了,年纪大概35岁左右,奶子很大,属于波霸的那种,脸色也是潮红,
估计刚才在路上也是被瘦子揉捻过一番了。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就介绍一下参赛选手吧。这位大奶子女士是前天我们在滨江公园抓到的,她正在和一
个十八岁的高中生在露天作爱,她可是有一定行政级别而且有家有室的干部啊,官比我还大,但是碰到我手里就叫
你吃不了兜着走。至于这位大屁股女士,则是一位人民教师,刚才被我们在大华酒店抓到了,他们三个在大玩3P,
我们进去时这骚婆娘正在被前后夹攻,爽得不亦乐乎。为了称呼方便,我们就叫大奶子女人为一号,大屁股女人为
二号,你们填单子就写号码就行了。」秃子一手搂一个女人走到会议室前面开始介绍起游戏规则。

「所长,单子都已填好并收上来统计好了。有十五个买2号赢,五个买1号赢。」黑大个走上来对秃子说,原
来这秃了竟然是这里的所长,难怪胆大包天。

「好,那就先开始比赛前的一个小节目,拍卖这两个女人的脱衣权和内裤的所有权,也就是说出价高的可以上
来给这两个女人脱衣并得到她们的内裤,这女人的内裤拿到号子里可是打飞机的好东西啊。加价幅度最少50元,
整个脱衣的过程不得超过五分钟。现在开始出价,先拍卖一号的。」

「50元。」一个胖子首先出价了。

「我出100元。」

「200元」胖子看来是个经济罪犯,有些钱。

200元看来在这里算是高价了,没人再超过了,沉默了一分钟后,秃子示意胖子成交可以上来了。

胖子屁颠屁颠地跑上来,开始给一号脱衣解带,一号可能已经被整得麻木了,表情呆滞地任由他玩弄。胖子三
下五除二就把一号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果然那个女人的奶子很大,奶头和乳晕颜色都很深,只是由于年纪的缘故稍
微有点下垂,不过即使这样,也已经让包括我和堂弟在内的所有人的小弟弟都翘了起来。胖子留下她的内裤不脱就
一口咬住一号的一只奶子吸起来,两只手也没闲着,一只抓住她的另一只奶子搓捏,一只伸到她的内裤里面掏挖她
的阴户。

「今天胖子很努力啊,如果运气好,这婊子又够骚的话,就可以拿一条湿淋淋的内裤回去了。上个月我们号房
里的一个狱友就拿回一条沾满淫水的内裤回去,我给了他一包烟才让我闻了几分钟,让股子又骚又猩的味让我美美
地爽了一回。」

我旁边的一个人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才明白原来胖子不脱她的内裤是想多沾点淫水回去,这年头真是什么事都要讲技巧。我继续看胖
子的表演,只见一号女人在他的吮吸和搓捏下,已经开始扭动屁股,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女人就是这样,尽管心
里不愿意,但只要身体上的几处刺激点被刺激就会马上身不由已的进入状态。胖子看到一号已经有反应了就更加卖
力了,他把伸到内裤里面的手拿了出来,在内裤的外面刺激她的阴蒂,好让裤子上多沾些汗液,时不时的还隔着内
裤把手指捅到她的骚穴里。

「停,时间到!」秃子看了看手表说。

胖子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把一号的内裤脱了下来,那条内裤的档部已经沾了很多黄黄白白的沾液,胖子放到
鼻子前嗅了嗅,满意地下去了。

「你先退到一边去,」秃子把一号推到一边,把我老婆拉到前面。「现在开始拍二号,可以出价了,胖子不许
再出价,也得让别人玩玩,以示公平。」

「100元」开始那个没拍到一号的一个脸上有刀疤的首先出价。

「150元」有人超过他。

「200元」刀疤看样子势在必得。出完价后,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狱友。

也许是惧怕刀疤的凶悍,下面没有人再出价了。

「好,成交,二号是刀疤的。」

刀疤压了压了自己翘起的裤档,快步走到我老婆跟前,一把抱住她,手就往我老婆的裙子里面摸,估计是三月
不知肉味了。忽然他感觉好象不对劲,把我老婆的裙子用力扯下来,哭丧着脸对秃子说:「管教,这女的没穿内裤,
怎么办?」

秃子本来正在打电话,听到刀疤的话,再看了看我老婆赤条赤的下身,征了一下,记起来原来是在酒店他根本
就没让我老婆把内裤穿上。秃子哈哈大笑,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我老婆的内裤扔给刀疤,「给你,怎么会让你吃亏呢,
这骚货屁股很大,好好玩吧。」

刀疤接到内裤来不及给我老婆穿上,就直接塞到我老婆的阴部,命令她:

「婊子,夹紧了,掉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老婆听话的把双腿夹紧,由于用力的缘故,大屁股微微的向后
翘,两扇屁股蛋夹得紧紧的,更刺激得刀疤性兽性大发。

刀疤照胖子的样,一口咬住我老婆的一只奶子使劲吮吸,两只手则绕到我老婆后面,死命揉我老婆的大白屁股。
「嗯……哦……!」我老婆在刀疤的强烈刺激下,有点把持不住了,终于忘记了自己是在老公面前被人污辱的状况
而呻吟起来。

听到我老婆的呻吟,刀疤更加得意了,他腾出一只手伸到我老婆的胯间,抓住她的内裤,示意我老婆把双腿分
开,就开始在我老婆的阴部磨擦……「时间到,快下去,要开始第一轮的比赛了。」秃子发令。

刀疤极不情愿地吐出我老婆的奶头,抽出内裤仔细看了看,「呵呵,不错,上面还留了几根阴毛。」就下去了。

我老婆还沉醉在强烈的刺激中,微闭着双眼,那个被刀疤吸过的奶头明显比另一只要红,大屁股还是夹得紧紧
的,竟似意犹未尽。

秃子走过去,「啪」的一巴掌打我老婆的屁股上,「滚一边去,真他妈是个十足的骚货,等会有你玩的。」。

「好了,现在正式开始比赛了,第一比赛项目是『乳系重物‘。顾名思义,就是看你们谁的奶子厉害了。这里
有二十个砝码,每个是1市斤重。比赛规则是给你们每人两段50厘米长的尼龙绳和两个勾子,你们把绳子系在自
己的两个奶头上,在绳子的末端各系一个钩子,然后用钩子勾住地上的砝码,从左边的运到右边去,距离是3米,
每人运十个,谁先运完就算赢。现在开始系绳子。」

两个女人开始各自系绳子,我老婆的奶子刚刚被揉搓过,奶头还是勃起的,所以还算好系。一号女人的奶头已
经软下去了,绳子根本就系不上,没办法,她只好自己搓自己的奶头,看能不能硬起来,可是事与愿违,她的奶头
就是硬不起来,急得二号不知所措。秃子看到了她的窘态,就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两手各握一只奶子,揉捏起
来,这女人就是贱,自己摸不起来,秃了一上手立马就硬起来了。于是,两个赤裸裸的,奶头上系着绳子的女人站
到了左边的一根红线内,等待秃子发令开始比赛。

「开始!」

两个女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捡起两个砝码就往自己的两个奶头上挂。「啊!疼!」

两个女几乎同时惨叫一声,用手提住了砝码,不让奶头承受砝码的重量。这女人的奶头平时都是用来让男人吮
吸和抚摸的,几时用作此种用途,也难怪她们受不了。还是我老婆反应快,她放下一个砝码,将两个奶头的钩子并
在一起,挂一个砝码,终天可以勉强提出,开始移动了。只见她两个奶头被重物拉得比平常至少长了一倍,双手叉
着腰,慢慢地向终点挪去。一号则想一次提两个砝码,她咬着牙慢慢地将两个手放下,让两个砝码的重量完全系在
奶头上,刚迈出第一步,又是一声惨叫,原来这奶头上系上个砝码站着不动还可以勉强吊住,一走动,砝码就晃动,
扯得一号的两个奶头是钻心的痛,她只好又用手将两个砝码提了起来。

「犯规了,回去重来!」啪,的一声响,秃子不知何时拿了根皮鞭抽在一号的屁股上。一号两只手提着砝码不
能放,白屁股被狠抽了一下,痛得嗷嗷直叫,她只好跪在地上,弯着腰让奶子上的两个砝码搁在地上,然后抽出双
手去揉那个被抽得火辣辣痛的屁股。这时候,我老婆已经把一个砝码放到对面返回来运第二个了。一号看到老婆都
运了一个来回了,也顾不上疼痛,学着我老婆的样,两个奶系着一个砝码开始运起来。

「一号,加油!」……「二号,快点!」……下面的犯人看着这两个光屁股女人用奶子运砝码赛跑,都是兴奋
异常,个个都是裤档被撑得高高的,扯着嗓子为自己买的女人加油。我虽然很心疼自己的老婆,但到了这地步也只
好认命了,一门心思只想她赢,好免去被这些犯人轮奸之罪,所以也放声为我老婆加油起来。当然,我的小弟弟也
是翘得老高,看到这场面还不兴奋,除非他不是男人。

第一轮的「乳系重物」比赛是我老婆赢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