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一如既往的呆在家里,由於是个宅男,所以已经有一段时间,足 不出户了,租房的公寓内,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平时也都不会有什麽人来 往,所以比较幽静,我呢也乐得这种清闲,再加上自己的工作也是大多通过电脑 的,除了偶尔需要补充生活物品以外,大多都会呆在家里,不出门,也没人会来 打扰。 今天的心情是有点糟糕的,难得休闲,跟人打副本,却摊上了猪队友,连输 了几把,窝了一肚子火,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有人吗?」 「来了来了,敲什麽敲啊?等一会。」我不满的嚷嚷着,然後走过去。 走到玄关前,透过猫眼看过去,只见是一个穿着制服套裙的长发女子,看样 貌,大约20岁左右,制服是那种黑色的,好像是政府部门的那种制服,圆领, 依稀可以看见那诱人的一抹白色。 领口上挂着一个牌子,像是证件。女子长得很清纯,长长的睫毛,以及那双 丹凤眼,看着有点狐媚的味道,嘴角边有一颗美人痣,唇上涂着粉红色的唇彩, 看着非常的诱人。此女背着一个手提袋,左右还拿着一个大大的白色袋子。看起 来,大约有一米七二这样,还比我矮了一些。 但是,刚刚对於打扰了我玩游戏的这个女人,我却没有什麽好心思欣赏,只 是打开了门没好气的道:「有什麽事麽?」 「不好意思,那个……我是防疫站的,可以进来麽?」女子的脸上带着一抹 歉意的微笑。 「请进吧!」我冷漠的说道,出於礼仪,让这个女人走进了屋内。 「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吗?」她随手关上了门,问道。 「嗯……基本就我一个人在家。」 「需要换鞋麽?」她问我这时才看过去。没想到,她下面穿的是个黑色的百 褶裙,诱人的黑色丝袜,以及一双高跟鞋。原来是穿了高跟鞋,看起来才那麽高 的麽!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心想,快点弄完,好回去打副本,这女人在这里 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 她点了点头,然後问道:「厨房在哪里?」 随即,我则带着她到了厨房,心想:「这个女的,到底是干嘛的?」 只见她拿出了一个针剂模样的东西,然後到了厨房,在那里涂涂抹抹着,然 後解释道,这是除蟑螂的,是防疫站安排的,她是负责这个区的。随後看着她在 那里很专业的样子摆弄着,这时候,我也真的以为她是防疫站的工作者什麽的。 然後等她弄完了,走到客厅,然後说:「那个……请您可以缴费麽?」 「缴费?」我有点愕然。 「对,没错,是缴费你们公寓的,很多人都缴费了,需要缴一年的费用。」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就是说,你们配发的除蟑螂的药剂,要缴费咯?」我瞪大了眼睛问, 「那个……是社区安排的麽?」我有些疑惑,总感觉怪怪的。 她摇了摇头:「不是社区,是防疫站。」 「总共多少费用?」 「只要100就可以了。」她微微一笑说道。 听到要缴费,「社区真的有安排麽?」我迟疑道。 只见她拿出了钱包,一打开,里面全是100,厚厚一打,她说道:「这是 其他用户缴纳的费用。」 「那你稍等一会吧!」我没有怀疑他,然後往卧室走去,只是,似乎用余光 看着这女人微笑的样子,似乎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呢! 当我拿了100出来,正要给她的时候,忽然,一个念头闪现了:今天是周 日,按照政府那种官僚的作风,怎麽可能周日会安排防疫站来除蟑螂?而且如果 有这种事情,我们这个社区,一般都会事先进行通知的,因此…… 我不由打开了百度,稍微查了一下,这边的防疫站有没有类似的安排,结果 却搜索到了,女子冒充防疫站骗取钱财的消息。 心有所悟的我拿着钱走了出去,然後说道:「嗯,这个是我的费用。」 然後她接过钱,笑道:「打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您下星期还在家麽? 到时候我们还会过来抽查的。」 我点了点头:「在吧!」心中冷笑,下星期?大概一会就会不见人了吧!然 後递给了这个女骗子,然後委婉的侃了一下,这时候她告辞了,转身,准备离去 了。 「居然敢骗到我头上?简直是作死。」我心中冷笑,然後所有的怒火都爆发 了,就是这时候,我恶胆心生,猛地一把从後面抱住这个女骗子。 「呀!你干什麽?」女骗子吓得花容失色,惊道。 「干什麽?干你,居然骗到老子头上,找死!」我怒气冲冲的一把用力把她 拉回了房间,然後重重的往後面一仍。然後立刻去把房门关上了。 「你……你这人怎麽回事啊?我是防疫站的。」她还在嘴硬的辩解道。 我一言不发,朝着这个女子走过去,这女人,长得还真的挺不错的,非常有 姿色,不过干什麽不好,居然做骗子,这是你自找的,我这麽想着,一股报复的 快感油然而生。 「你……你别过来,不然我报警了!」她吓得面色苍白的指着我说道。 「有本事你报警啊!你别忘了,你是干嘛的,骗那麽多人钱财,哼哼,防疫 站?防疫站根本没有今天这种安排,还想嘴硬?」我冷笑起来。 「我……我,你乱来的话,我的同伴,肯定会找过来的!」她吓得结结巴巴 的说道。 我咧嘴一笑,像是恶魔一般:「这里非常的僻静,而且……你的同伴,估计 也是在附近几个公寓活动吧?下面的防盗门,没密码可是进不来的,你估计是在 别人上楼的时候,偷偷混进来的吧?而且,我这里,基本上一两年都不会有人来 一次,也就是说,我现在,做什麽都可以吧?」 「不……不要这样!」她吓得都在颤抖了。 可是我可不管那麽多,做骗子的,就是这样的下场,我狞笑着一把按住她, 只见她慌乱的挣扎着,两只脚在无力的乱蹬着。但是我虽然是宅男,可是却是喜 欢军事的军宅,没事也经常去打打CQB。在她刚才看不见情况的卧室里,甚至 有改装的枪支,而且我的体能很好,毕竟曾经去过美国,参加过爱好者的训练, 那里的教练,可都是退役的美军资深士官。 因此,这样一个女骗子,真的就等於说是送上门来的,就算艹了,也没有人 知道我做了什麽,为这里的隔音效果,赞一个。 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一言不发的直接提起来,然後走进了卧室。然後一把把 她丢到了床上…… 她面色涨红着,然後不断地咳嗽着,眼里都是泪花,咬着下唇看着我,连话 都说不出来了,然而看到了房间里,一面墙壁都挂着各式的模拟枪,甚至是改装 枪,直接吓傻了眼…… 「你……你想……做什麽?」她满是恐惧的看着我。 我非常满意的看着这个女骗子露出恐惧的眼神,如同一只无助的小绵羊,胸 前的纽扣,大概是刚才挣扎的时候不小心脱开了,这时才发现,那高耸的胸部, 大概是36C吧!真是极品的身材啊!32D相比於36D,会显得胸部更加的 胸围,因为骨架稍微的瘦小一些。这女的,胸罩居然是黑色的蕾丝型。 看不出,这个送上门的美味,保留了24年处男的人,终於,那股邪火爆发 了,这不就是老天送上门的麽? 「看到了吧!不想死的话……那麽你就老老实实的听话一点,不然,就算你 被我杀掉了,谁有知道?你来过这里呢?毕竟你可不是什麽防疫站的啊!」我玩 味的笑道。 女孩的脸更加的苍白了,几滴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了出来:「呜呜……大…… 哥,你放过我吧!我也不想这样啊!我知道错了,钱……钱全给你,不要……不 要杀我哇!」 ??毕竟就算是一边骗子,遇到这种甚至法律都没法保护她的情况,真是无可奈 何,要知道,新闻上都有那些老人在家里去世,死了十几年才被发现的这种事情, 更何况…… 我没有说话,只是贪婪的看着这个尤物这时的样子,尤其是那修长的双腿, 肥瘦恰到好处,看上去,不失肉感,又不显得粗。还有因为慌乱和恐惧,起伏的 胸部,以及那深深的事业线,在我居高临下的情况下,依稀可见。 「钱?那种东西,我不需要。」我舔了舔嘴唇,然後看到了,虽然,这个女 的,看着很慌乱,但是眼里却有一丝似乎是……紧张,对,她的一只手放在了身 後。嗯,那个袋子里,看样子,是把匕首?还是防狼喷雾?没想到,居然做好了 这种准备? 只见我很淡定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改装的格洛克39,然後取出了弹夹, 吓唬她道:「看见了麽?铅弹,这麽近的距离,是能打得死人的哦!」然後非常 淡定的装回去,上膛。 她面如死灰一般的看着我,紧咬着下唇,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下来,似乎她已 经非常的後悔了,「呜……放,放过我吧!我想做个好人……」女孩梨花带雨的 看着我。 那甜甜的声音,这时候带着哭腔,基本上男人听了都会有种,想保护小动物 的那种感觉,但是此刻的我,却满是扭曲的报复的快感,因为现实,还有工作的 压力,简直让我喘不过气了。那就全部的报复在她的山上吧!这麽想着。 「别耍花样……把你左手拿着的东西,丢出来。」我冷漠的说到。 她犹豫了一下,终於还是丢了出来,是一瓶防狼喷雾。这时,这个女孩,似 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反抗的方式了,我啧啧一笑,然後从抽屉里拿出了网购的 两对手铐,走了过去…… 看到手铐,她的眼里更加的慌乱了:「你……你要做什麽?」 我一言不发的走过去,猛地抓起她一只手,然後感觉到,她拼命的挣扎着, 但是奈何,力气太小了,直接被我把她的一只手铐起来,然後固定在床头,然後 另一只手也依法炮制。这样,她整个人就如同一个Y字型的被拷在床上。已经完 全的任人鱼肉,丧失所有的反抗能力了。 凑在她的耳边,嗅了嗅,一股诱人的体香,还有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这 个牌子的香水,挺好闻的。」我说着,然後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可以感觉 这个女孩明显的身体一颤。然後我低头,直接吻住了那诱人的嘴唇,她虽然双手 被绑着,可是却紧闭着嘴唇,身体不老实的扭动着。 「张开嘴!别想咬,不然……哼哼,你知道,现在我可是什麽事都做得出来 的。」我狠狠的威胁着。 最终,她认命的张开了嘴巴,我贪婪的吸允着她柔软的小舌头,曾经,我也 接过几次吻,但是通常跟那些妹子接吻过後,总是感觉唾液搞得嘴巴里有种涩涩 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个女的,嘴巴里的唾液,有种像是清茶的感觉,舌 吻起来,特别的舒服。我不由得更加贪婪的舌吻了起来,看着她生涩的技巧,难 道……这是初吻? 带着这个念头,这个吻,更加的漫长起来。而双手,也在舌吻的时候,一边 蹂躏着她那对雄伟的玉兔,那极为柔软细腻的手感,富有弹性,让我这个没有真 正享用过女人的处男倍感兴奋。一开始隔着蕾丝BRD在揉搓着,然後便直接将 其往上拉了拉,然後蹂躏起来…… 当摸到那两颗小葡萄的时候,这个女骗子明显的身上僵硬起来,浑身微微的 颤抖着。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响。而手上的触感,那两颗葡萄,明显的硬了起来 了,变得更加大了。而且,不知道什麽时候,感觉到有点湿润,原来是女孩的眼 泪,不停地落下。哼,活该,现在才知道後悔麽?晚了。 漫长的舌吻结束了,直见女孩的脸色双颊微红,樱桃小嘴微张,半伸着小舌 头,胸脯在急促的喘着气,一抹唾液粘在嘴角,还混杂着泪滴,双瞳红通通的, 布满了血丝,有股被摧残的美感。青丝散落着,淩乱的头发粘在脸上,胸前…… 让这种美感更甚有之。 但是她却非常倔强的看着我那灼灼的目光,乾脆闭上了眼睛撇过头去。居然 这麽的硬气啊。我想着,然後直接咬住了那双玉兔上的明珠,轻咬一口,却见少 女有些痛苦的眉头蹙了蹙,然後我则开始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右手也在这 时候玩弄着少女另一边的胸脯。她则是不安的急促喘息着,然後扭动着身子。 少女的胸前,是粉色的乳晕和乳头,此时的乳头已经变得约有半个拇指那麽 大,看来,还真是敏感啊!犹如一颗水晶葡萄呢!而且居然这时候,还在反抗着 麽……很好。 我撩起了裙子,往上一拉,只见少女穿着有人的黑色蕾丝短裤,哟,全黑的 搭配麽!原本以为少女穿着的是连裤袜,没有想到,居然是吊带袜麽!还真是个 不错的打扮,倒也不能说是骚,大抵是为了利用美色来骗钱吧…… 我想着,然後扒下了她的胖次,只见里面已经犹如洪水泛滥一般……嗯,也 是粉色的?然後是那浓密的森林……感觉,很带感啊,这样的摧残一个没有反抗 能力的美女。 「不……不要在下去了,求求你,不要好麽,嘤嘤嘤……」少女哭泣着,苦 苦的哀求着我,但是我却不予理会:「反正都不是处了,给老子玩一下不行?」 我冷笑着,然後抓着她那两只挣扎的双腿,隔着丝袜的质感,恩,然後直接 解下了裤子…… 少女惊恐的看着我那粗大的胸器,更加拼命的挣扎起来,但是两个手铐可是 非常的坚固,怎麽可能让她随随便便的挣脱呢? 我邪笑的趴在她身上,轻声道:「你叫什麽名字?」 「琳……琳雯……」梨花带雨的女骗子低声的说道,用满是哀求的神色看着 我。 「琳雯麽?好,你的身体……我收下了!」我只是本能反应的觉得,应该知 道艹的第一个女人的名字。然後不理她绝望的眼神,直接一挺腰,那又粗又长的 大屌就长驱直入…… 「呀!呜……呜呜……」少女猛地尖叫一声,然後腰往上一挺,两团软肉猛 地跳动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少女的下面非常非常的紧,而且温暖而湿润,居 然……还感觉到有一层膜,被我突破了,居然还是处女麽?我更加的兴奋了。没 想到这个女骗子,居然还是个处! 我兴奋的看着那个惨叫出声的少女,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甚至都咬破了,流 出了一丝淡淡的血红,更显妖媚……而这时候,少女的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她的双眼一下子变得更加的水汪汪的样子,却不知,让我更加的兽性大发。 「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处女啊!啧啧啧,我跟你说,我也是第一次。」我 一边的笑着,一边加大了力度。说来也奇怪,本来处男第一次都应该是很短的, 但是我却感觉,状态意外的好。意外的持久,难道是因为经常对着岛国AV撸的 缘故? 「呜……啊……啊……唔……不要……不要……好痛!」琳雯哭喊着,不过 却没有人能够帮她。 刺激的快感,麻醉着她的神经,然而剧烈的疼痛,让她苍白的面色上居然混 着一丝潮红,两只美腿不由自主的本能的紧紧的交叉夹着我的腰间。 「快……快停下来啊,你这个太大……呜呜……啊……停下,好痛啊……不 要再继续了,痛……求求你,停下来。」她哭喊着,然而尽管她的嗓子都哭哑了, 却根本不能阻止我的暴行。 我的双手支撑着自己,然後更加用力的抽动着,房间里,啪啪啪的声音,以 及琳雯的哭喊声回荡着…… 而随着抽动的加快,我则开始玩弄起了少女的胸部,然後猛地堵住了少女的 小嘴,贪婪的吸吮着…… 少女的喘息和痛呼便成了呜呜的哽咽声,而每当我用力的挺进的时候,则会 吃痛用力呜的一声…… 琳雯似乎非常的敏感,我都没有出什麽汗,她却已经是香汗淋漓了,而且双 手紧紧的握拳抓住,下面的小穴里,鲜红的血液和淫业混杂着流出。床单都湿透 了,而少女的制服,也都是汗水,我笑着,帮她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然後微微 的摊开,制服里的衬衫,早就已经粘在了身上。而少女的胸部随着我的抽动而晃 动着…… 「嗯……嗯……啊……不要……嗯……」少女紧闭的诱人双唇,随着我的动 作,不由得,发出阵阵的声响……甚至都有些沙哑了。她虽然闭着嘴巴,强忍着 不让自己发出娇喘声,可是却随着每一次抽插的快感,闭着嘴巴发出着那样的声 音,更显诱人,每到吃痛则是受不了了,才张开嘴巴,惨叫一声…… 少女的面色更加潮红,然後……这时候,她忽然有些抽搐着,然後似乎是高 超似乎,阴道紧缩着,然後喷出大量的淫液,随後只听见一声长长的娇喘声…… 她居然高潮了,这才大约20分钟的样子,居然就已经不行了麽?可是,我 的动作却还在继续着,少女明显瘫软了,那双质感惊人的丝袜美腿无力的放了起 来,双手无力的摊开,只有胸前的两只玉兔随着我的动作而大幅度的晃动着。 「嗯……嗯……啊……哦……哦……」少女居然无力的开始娇喘,原来的哭 腔,大概已经是哭的都无力了,再加上持续的快感,所以开始了这般的娇喘,让 我更加的兴奋。 一直再抽插了20分钟,我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要喷发的感觉,然後冷笑道: 「我要射了……就射到……里面吧!哈哈哈哈哈……」 已经无力反抗的少女,忽然仿佛又有了力气,拼死的挣扎着:「不要!别射 进去,求你……会怀孕的,不要射进去啊……呜呜……呜呜……谁来……谁来救 救我!」她哭喊着求救着,但是这都是徒劳的。 我疯狂的一阵抽插,少女的浑身似乎都绷紧了一般,然後伴随着我喷出浓浓 的精液的时候,阴道再次紧缩,然後…… 居然同时的到达了高潮麽? 琳雯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小嘴张开着,在喘息着…… 小穴里,白色的淫液流了出来。发出阵阵高潮後的喘息声…… 「呜呜呜呜呜……你这个禽兽……变态,大变态!射进去了……我……我脏 了,嫁不出去了,呜呜呜呜呜……」琳雯的眼睛再次哗啦啦的流出了大颗大颗的 眼泪,无助的哭了起来,甚至让我感觉是不是过分了! 居然有了一丝的愧疚感?但是初次尝到女人身体滋味的我,却能够在此放手 麽?要不?先放了她? 我起来,过去拿钥匙,然後回头,只见少女此时的姿势,真的是衣衫淩乱, 高跟鞋也瞪掉了一只,甚至丝袜上,全部都是汗水,和淫液的混合,头发粘在脸 上,显得很无助,两只眼睛似乎都已经哭红了,哭肿了。 我打开了手铐……只见,琳雯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浑身无力的 躺在床上,胸部随着喘息而颤动着。 这时候,忽然,有人敲门……她似乎就仿佛是发现了希望之光一样,拼尽最 後的力气……想要动起来。只见她突然站起来,就要往门口跑。 「哼,是你的同伴麽?」我冷笑着,然後按住她。 「有人没有?防疫站。」门外一个女声传来,不过我却没有理会,而是将琳 雯抓着,直接按到了一旁的墙上,然後这时,感觉到,似乎小弟弟又再次擡头, 不由狠狠的抓着她丰满的臀部,拍了一下,啪的一声,然後直接再次进入了她的 身体。这次,似乎是後入式,感觉有些不同呢!少女臀部上那惊人的触感,啧啧 啧,简直是满分。 少女被按在墙上,被我狠狠的再次插入。 「有本事你开门啊!让你的同伴,看看你现在这副淫荡的样子,被我干烂的 样子,你去开啊!我不阻止你。」我冷笑道。 少女双手无力的按着墙壁,然後闻言,浑身颤抖着,然後一只手,无奈的按 着自己的红唇。 门又被敲响了,只是,琳雯却紧紧的捂着嘴巴,试图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可 是还是忍不住发出,嗯,嗯,啊,啊的一声娇喘…… 既然你那麽辛苦,那我就帮你把嘴巴赌上吧!我一边抽动着,然後一边吻住 了少女的嘴。 敲门声还在持续着……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因为隔音效果,那麽好, 怎麽可能有回应? 这时,外面又一个声音传来:「咦,你找谁啊?」是我的邻居。 「嗯,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我的同伴?我是防疫站的。」 「没有啊!这个房子,好像是个小夥子住的,不过很少看见他,好像他已经 去了外地了。」邻居说道,这个邻居,上次见我的时候,我说要去国外一段时间 的。 「这样啊?那打扰了。」那个女声再次响起,之後又没了动静。可是她却不 知道,自己的同伴,就跟自己一墙之隔,在这里被我肆意的玩弄着。 再一次的,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琳雯的小穴,少女娇喘连连的瘫软在地 上。「把上面,给我……舔乾净。」我冷漠的看着这个我的第一个女人,说道。 「呜……脏……不……不要……」她乞求的眼神看着我。 而我却直接扯着她的头发,一把就塞进了那柔滑的嘴唇之中。少女只得发出 呜呜的抗议,却无济於事,而且,她也肯定是不敢咬的,虽然她表面上看着很强 硬,其实却不过是个非常柔软的像小兔子一样的女孩吧! 当少女舔乾净後,似乎,感觉到自己又硬了起来,然後我邪笑着,抱起了这 个送上门的女骗子。嗯,很柔软,很轻,手感很好。 「今天,就让我好好的玩弄……你的身体吧!」我笑眯眯的说道,而这个女 孩呢!却连回应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无力的看着我,显得那麽的无助。 没过多久,房间里又传来了少女无助的喘息声……